当前位置:光能信息网 > 国际行情 > 正文

(2016)琼72民初226号某保险公司与海口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光伏项目

2021-09-11 01:23:52

被告海口集装箱公司辩称:1.本案货损系不可抗力造成。本次“威马逊”台风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7级以上,造成海口市区潮水位超出警戒水位0.93米。受台风影响,风暴潮引起海水倒灌最终导致被告码头集装箱堆场被淹没、市区大面积内涝积水,涉案货损的发生不能预见、无法避免且无法克服。2.被告已尽到妥善货物保管义务。被告码头集装箱堆场的建设是经过合格验收,相关设施符合港口运营规范。被告在“威马逊”台风来临前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落实各项防台措施,在台风登陆后亦积极协助安通公司采取措施防止货损进一步扩大。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7月20日,被告在台风过境后召开各船公司货物处理协调会,安通公司人员到场参加。


审理经过



被告辩称

第一百五十三条本法所称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二、关于被告海口集装箱公司对涉案损失有否过错以及应否赔偿原告损失的问题。

本院查明

本院认为

原告:某保险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



根据以上确认的无争议事实和有效证据,结合庭审记录和当事人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本案案件受理费30521元,由原告某保险公司承担。



本院认为,本案为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涉案损失是否因不可抗力造成;二、被告海口集装箱公司对涉案损失有否过错以及应否赔偿原告损失。


原告与被告海口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集装箱公司”)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26日立案后,依法由审判员张医芳独任审理,并于2016年8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杨XX,被告委托代理人肖X、黄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综上,原告关于要求被���赔偿损失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就涉案货物,托运��厦门弘信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和承运人安通公司分别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和本案原告处投保,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向托运人赔付后,对安通公司在“威马逊”台风中应承担的货损赔偿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2015年7月17日,原告与安通公司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签订了《和解协议》,由原告将和解款1439640元直接赔付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其中因“威马逊”台风造成货损的赔付金额为468430元。同年8月20日,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公司向原告出具了权益转让书。2016年7月1日,原告泉州人保依据保险责任赔付安通公司5835163.62元后,取得安通公司出具的权益转让书。上述两项赔付金额合计6303593.62元。


附相关法律条文:


第一百零七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原告某保险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赔偿原告因保险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人民币6319661.82元(以下均为人民币)及自2014年7月18日至实际支付之日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暂计至2016年8月18日,计714876.64元),两项共计7034538.46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2014年7月18日,因“威马逊”台风过境,导致与原告签有《保险合作协议》的被保险人泉州安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通公司”)存放在被告码头集装箱堆场的集装箱及其箱内货物损毁。原告作为保险人经现场勘验及第三方公估公司公估后,依法赔付安通公司6657959.35元,并取得安通公司出具的《权益转让书》。原告认为,安通公司与被告签订了《港航班轮协议书》,且原告已依协议予以赔付,原告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本案中安通公司的货物损失并非不可抗力造成,“威马逊”台风、海水倒灌入堆场导致货物损失均可以预见,涉案损失并非“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太阳能光伏,且被告在该次台风中没有尽到妥善保管责任,亦没有证据证明涉案货损系货物自身性质或包装不符所致,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2014年1月1日,案外人安通公司与被告海口集装箱公司签订《港航班轮协议书》,约定安通公司经营的国内航线集装箱班轮及其代理内贸集装箱货物在海口港区的装卸、驳运、仓储作业由被告承担等。


一、关于涉案损失是否因不可抗力造成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首先,涉案损失系“威马逊”台风所造成。虽然气象部门对台风的等级及危害程度进行了大量预报,但此次台风的实际强度已远超预期。即使被告已提前知晓“威马逊”台风的初步预报,能够根据气象部门发布预测的风暴潮增水、沿海浪高等气象数据推测出的叠加潮水位,并不意味着被告能够准确预见“威马逊”台风将给涉案集装箱及其箱内货物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其次,“威马逊”台风引发的潮高已实际超过被告集装箱堆场码头前沿顶面标高,加之台风登陆时密集的降水导致集装箱堆场排水能力急剧下降,多种因素相结合导致了被告集装箱堆场被水淹没。此种强度的天气灾害显已超过被告集装箱堆场设计时的防灾能力,被告集装箱堆场被水淹没属不可避免。再次,被告为谨慎起见在台风登陆前,采取了将堆场内的集装箱按重箱与空箱分类堆放绑扎、重箱堆放不超过三层等一系列防灾举措,符合港口经营人的行业惯例。综上,“威马逊”台风给安通公司的集装箱货物所造成的损害是被告所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构成不可抗力。被告关于涉案损失是由于不可抗力导致的辩解,证据充足,理由充分,本院予以采纳。

第九十三条因第三人造成保险事故,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赔偿后,在保险赔偿范围内可以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如不服本判决,双方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驳回原告某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一篇:上一篇:八仙过海 well8《神仙道》就看大家各显神通了,光伏屋顶发电
下一篇:下一篇:三安光电:大基金拟减持不超 2% 股份,光伏国际